立法会复会之后,儘管社会各界期望议员在香港面临严峻环境时能够多做实事,为民生经济谋劃,但言者谆谆,听者藐藐,揽炒派却继续其所谓“议会战线”,继续升级“拉布”。

所不同的是,揽炒派汲取了郭荣铿成为了众矢之的的教训,加上国安法悬剑在上,所以揽炒派採取了一种低调式的“拉布”,即是不再如郭荣铿般嚣张,摆明车马的说要“拉布”阻止《国歌法》通过。然而,揽炒派的所作所为却是比以往更加严重,几乎所有事务委员会和大会会议都不停要求点算在席人数、冗长发言、不断製造流会,导致“拉布”情况不但没有改善,反而不断恶化。

周三,立法会大会就因为揽炒派不断点人数而再度流会。有揽炒派支持者幸灾乐祸说:“建制派不是掌握过半议席吗,只要建制派全数留下,立法会又怎会流会?”这种说法尽显揽炒派的无耻。立法会会议时间相当漫长,并没有休会食饭等时间安排,议员有时候在没有发言时离开会议厅,食饭、去洗手间、处理一下公务是常有之事,立法会确实很多时候没有过半数议员在席。但揽炒派现在却看準建制派议员离席时就要求点人数,一方面是干扰建制派议员,另一方面通过点人数“拉布”以至製造流会,这是利用现有制度空子阻碍会议,也是下三流的破坏会议手段。

揽炒派议员同样是立法会一部分,都是领取公帑,既然他们决定留任,就有责任履行议员职责,当中最主要就是开会。但他们现在不但不做事、不开会,更不断破坏会议进行,这样的人不要说做议员,就是一名打工仔也早已被裁掉。而且,揽炒派现在的“拉布”,较以往更加恶劣,原因是以往的“拉布”至少也有一个理由,但现在却是无定向、无底线、无原因的“拉布”,总之一开会就点人数,一发言就重複拖时间,不论当时审议的是什麼法案、拨款,揽炒派都一概不理,以瘫痪议会,令议会无法运作为主要目的。

按《议事规则》,议员理论上可以无限次点人数,每次响鐘时间15分鐘,如果期间立法会出席人数到达法定人数,会议可继续,但已经浪费了15分鐘时间,如果人数不足更需宣布休会。幸好之前修订的《议事规则》,让主席可以随时复会,但一轮折腾,也浪费了大量时间,这样周而复始,立法会根本不能正常运作。

现时的《议事规则》,对於揽炒派摆明车马的点人数“拉布”,基本无能为力。至於针对揽炒派的重複发言,立法会主席固然有权为每项审议项目劃线,定下一个辩论时间,但要在所有审议项目、所有辩论上劃线,也不现实,这让揽炒派便可继续钻制度空子“拉布”。

当前建制派已提出了修订《内务守则》,规定在事务委员会选举正、副主席的会议前作书面提名,若在30分鐘内无法选出主席,则由内会主席指示如何处理,若内会选不出主席,则由立法会主席作指示。这主要是针对之前郭荣铿在内会主持上监守自盗,恶意“拉布”所作出的针对之举,有助遏止揽炒派在选主席上的“拉布”。

《议事规则》近年已经过多番修改,对於遏止“拉布”无疑发挥了较大作用,未来也应该不断修订完善,从制度上限制“拉布”。但也要看到,不论多周全的制度,都会有空子,尤其是揽炒派在“拉布”上已经走火入魔,不论如何修订《议事规则》,揽炒派都会找到办法拖延会议。

当前的最大问题是,揽炒派“拉布”没有成本,“拉布”没有惩罚措施,等如鼓励揽炒派不断挖空心思,以各种下三流手段“拉布”,永远都不能完全禁止“拉布”。要真正解决“拉布”问题,确保议会正常运作,最重要的一着就是让国安法宝剑出鞘。

国安法第二十二条颠覆国家政权罪指出,任何人组织、策劃、实施或者参与实施以下以武力、威胁使用武力或者其他非法手段旨在颠覆国家政权行为之一的,即属犯罪,其中(三)严重干扰、阻挠、破坏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权机关或者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权机关依法履行职能。

或者,揽炒派一厢情愿的以为,只是点人数、发言,动口不动手,将不能构成颠覆国家政权罪。但法例的表述是“严重干扰、阻挠、破坏”,当中不一必是有衝击、暴力行动,只要构成“严重干扰、阻挠、破坏”立法会履行职能,已可以入罪。

现在揽炒派的“拉布”,目的是要干扰、阻挠立法会运作,这点胡志伟已说得很清楚,而在“拉布”之下,立法会不但浪费了大量时间,更导致多次流会,多项重要法案未能如期审议,这显然已构成“严重干扰、阻挠、破坏”立法会履行职能,执法部门完全可以依法拘捕“拉布”议员。或者,唯有国安法要宝剑出鞘,让揽炒派议员自食其果,“拉布”才能够真正遏止,这正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